對尼莫自身來說,兩週野外訓練不只山訓和水訓這麼單純,還有最基本的寒訓,為了改善 怕冷體質,尼莫基本上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在野外穿著濕衣或泡湖水冷到懷疑人生時,對 於阿納托利背叛與離開的怒火也平息大半,不那麼在乎了。 誰都有絕對不能說出口的祕密,比如尼莫是平行世界的穿越者,阿納托利從小被培養成職 業殺手。 原本尼莫以為當上超英後自己是先留不住的那個人,沒想到俄國人走得更早,如果阿納托 利不是在尼莫穿越當晚就殺了那麼多人之後一直裝乖,替朋友復仇乾脆肢解對手拍照公告 加毀屍滅跡,被綁架時為了自保和保護KS身份祕密又是狂殺一輪,把仇恨值全往身上攬, 其實尼莫倒不會對他為了保護同胞不得不拆夥的事那麼生氣。 有些事是這樣,尼莫不反對阿納托利替維羅妮卡報仇,但他仍希望兇殘的處決分屍最好不 要發生,然而要反轉俄國幫衰弱、老大受辱形象在黑社會立威卻又是最有效率的手段。諷 刺的是,阿納托利的童年好友也是被謀殺分屍拋棄陰溝,尼莫認為他選擇這種復仇方式根 本是在自虐,譴責自己沒能及時保護青梅竹馬。 無論如何,價值觀大衝突的兩人根本沒話好說了。 事到如今只能各過各的,尼莫還有許多焦頭爛額的考驗要克服,包括超能力會讓人變成怪 物還有反派加怪物愈來愈多這種快樂的宿命,抓緊時間盡快變強、累積作為超能力者的生 存經驗包括提高調查權限,祈禱將來能撈到奇跡。 野訓三重考驗帶來的刺激與折磨之後,尼莫的確感覺身體變得有些不一樣,是更強壯抑或 更堅忍了?總之,他希望疲勞恢復後得到一個健康精神的身軀,但這次野訓透支體力次數 又讓尼莫有些心虛,還好能量沒用盡,否則真要變屍體了。 回到安全屋後,第二天早晨,一夜沉睡的尼莫全身痠疼無力,隱約有些發熱,心道該不會 又感冒,剛要翻身卻在大腿間蹭到硬梆梆的奇異觸感。 尼莫思緒整整空白三分鐘,終於肯面對現實,他橫跨兩個世界沉睡多年的某個雄性本能忽 然甦醒了。 捲髮青年無聲罵了好幾句髒話,本想直接起床進浴室解決,忽然想到中間會經過安全屋監 視鏡頭,只得縮回棉被裡,將手伸入睡褲褲頭。 只是一次意外……明天就恢復正常了……辛苦作業完畢的尼莫將濁液蹭在睡褲內側,若無 其事起身進浴室刷牙洗臉兼晨浴。 一身清爽但被身體不尋常反應嚇得食慾全無的尼莫泡了杯奶茶坐在電腦前開始工作,同時 腦海充滿問號,他明明都累成死狗了,為何那裡特別有精神?是某種開關被打開了嗎?傳 說中男人面臨死亡危機時會有的繁衍衝動? 條件符合。尼莫只是表情冷靜而已,其實他在野訓時好幾次快冷死或淹死,只是一想到阿 納托利的事火氣又上頭了,沒多餘心思管死不死的問題,就這樣生火滅火反反覆覆終於彈 性疲乏,尼莫現在稍微冒出關於俄國人或幫派的思緒就反射性跳過,真懶得在意了。 不過這份繁衍焦慮延遲發作時間未免有點久?還是他真的把體力榨得太乾,才會在睡完一 覺身心放鬆時才表現出來? 一定是這樣沒錯!別想太多了,尼莫‧凱普頓。 接下來四天都是張開眼睛迎接升旗的相同狀況,尼莫快抓狂了,因為第五天是他和馬修約 好回集團總部體檢的日子,從新年奇特感冒到最近突破再突破極限的野地訓練,中間零零 總總的受傷與戰鬥,馬修想確認尼莫實際身體狀態。 幸好回格林大廈當天早上,尼莫終於恢復常駐賢者模式,他掀開棉被直接下床,像隻驕傲 的公雞昂首闊步走進浴室盥洗。 體檢過程一切正常,免不了又要重新填一堆和上次大同小異的表格問卷,為了減少尼莫對 調查問卷的牴觸與虛應故事,馬修建議他回總裁辦公室,在放鬆且熟悉的環境中填卷兼喝 茶。尼莫沉浸在歲月靜好的安寧,難得不嫌煩,專心高效率地把那堆公式化作業都解決了 。馬修還是老樣子坐在旁邊,尼莫寫一張他就抽一張當場檢閱。 「寫完了,我能走了吧?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尼莫迫不及待想閃人。 「等等,我們再核對這張表格。」馬修又從一堆問卷中精準地抽出那張「一週幾次」的調 查表。「答案沒變,你確定?」 「你什麼意思?」尼莫粗聲反問。 「這次我相信次數是真的了,問題是,你是主動還是被動達到這個數字?就純手工而論, 這關係著你的問題更偏心理或生理層面,意義大不同。」馬修拋下核彈發言。 「……」尼莫覺得應該說些什麼,糟糕的是,他想不出來。 「從第一次不尋常的早晨說起,你不是天天換睡衣的人,剛從野訓回來,那套乾淨睡衣通 常會穿三天才換,結果你隔天早上就拿去洗了,而且你一定是睡前而非早上洗澡,台灣人 的奇怪習慣。」馬修聳肩道。 尼莫現在極度渴望把首富和他的推理才能一起塞進垃圾箱裡,屁股朝上那種塞法。 「我那天早上沖澡是為了提神!因為野訓回來實在太累了!」 「但你連續五天都累到賴床快一小時,實在很奇怪,而且都要沖澡提神,不能怪我愈來愈 擔心。」馬修視線往捲髮青年胯下飄移,尼莫嘴角抽搐。 「我們說好安全屋監視鏡頭不包括床鋪和衛浴,你沒偷偷違約吧?馬修‧偷窺狂‧格林。 」尼莫語調帶著殺意問。 「當然,但你沒在固定時間起床出現在該出現的室內鏡頭裡,我會緊張嘛,還有我可不是 一直偷窺你,只是野訓隔天以防萬一總得留意一下,萬一你又重感冒動彈不得之類。第二 天開始的Morning call你也沒接,第三天之後你直接按掉,我猜你在裝睡,有什麼不能下 床又不想被我聽見聲音的理由?」金眼男人挑了下眉毛,露出「大家都是男人,不用裝了 ,我很懂」的邪惡微笑。 「算了,就是晨勃怎樣?我又不是太監,一個人住不用手處理要用什麼?」尼莫破罐破摔 ,遇上馬修這種變態,立刻止損才是聰明作法。「而且我今天又恢復正常了!就跟新年感 冒一樣,只是超能力變化的副作用!」 「不,你以前那樣完全無感才是不正常。」馬修難得用死魚眼吐槽尼莫。「精力旺盛的三 十歲男人,天天不是進行體力訓練就是長距離跑酷任務的男性超英,竟然連一點點慾望都 沒有,你以前填那張一週幾次的表格一看就知道是假的,當時我念在你失憶沒逼得太緊, 但也都過一年了,你還真的沒需求。」 「我有基本需求,會在浴室自己解決,正常健康地。」尼莫不得不澄清,以免馬修愈想愈 歪。一開始的確是沒感覺,但覺醒超能力並開始積極鍛鍊後,身體除了長肌肉以外也分泌 著其他該有的存在。雖然尷尬,壓力過大時生理需求不抒發的確受不了,佔了人家身子的 尼莫認了,該做的清槍工作還是會定期處理。 「睡醒有反應表示更健康了,很好。」首富表示讚賞。 「申請換話題。」尼莫強烈不自在。 「否決!我們在討論超英的健康狀態,尤其是心血管和憂鬱症風險,關於你如何應對無法 控制的身體反應,如果你又準備敷衍了事,甚至當作沒發生,說不定會造成精神方面不好 的影響,你我都知道,超能力根植於精神,受慾望影響,或許和靈魂也有重大關聯。」馬 修正色道。 金眼男人的話的確戳中尼莫內心深處某個疑慮,他難得沒回嘴,而是怔愣起來。 --這幾天的生理反應,是否意味著穿越來的靈魂和這具肉體徹底融合?就算沒有百分之 百,肯定也是大幅增加同步率,所以他穿越回原來世界的機率又更渺茫了? 其實這樣的發展尼莫毫不意外,為了在平行世界活下來,他一直拚命努力著,這具身體也 回應他的願望,覺醒了超能力,變得更加敏銳,適應更多困難,愈發控制自如。進行許多 次訓練與戰鬥,因此受傷、生病、痊癒,變得強壯,日日夜夜地使用著,怎麼可能不融入 ?再說,靈魂若不能和肉體融和,超能力如何變得更強? 尼莫隱約感受到,他對前號尼莫肉體潛意識的區別排斥,也是橫亙在他與超能力之間的一 堵牆,只有牆壁出現裂縫時,力量才會在他面對生死危機與忘卻自我的瞬間爆發。 尼莫雖然早就做好最壞假設這輩子都穿越不回去了,但……人性本賤,偶爾還是會幻想意 外發生,畢竟有來就有往的可能性不是嗎?身體直接告訴你「快要不可能反穿越,別肖想 啦!」,尼莫多少有些受到打擊,他都還沒開始調查穿越之謎!誰叫超英麻煩事太多了。 不,也許只是他太膽小了,如果鐵了心相信回不去,將一切都投入這個世界,哪天時空穿 越機會出現,或者不由分說就被超自然力量丟回原世界,尼莫會瘋掉的,還不如讓他就此 消失算了。 若能隨心所欲在這個世界成長並戰鬥到死,靈魂之後繼續漂泊到哪他都不後悔,倘若是活 著時莫名其妙的穿越意外再來一次…… 「尼莫?怎麼忽然發呆?」馬修趁尼莫出神時將他拉到沙發上,尼莫居然沒反抗,他到底 在想什麼重大命題?馬修該死地好奇極了,但他知道接近對方心中上鎖鐵門得徐徐圖之, 目前還是先退讓以免過度刺激這個連本名都想不起的青年。 「我想揍人。」尼莫說。 「乖,抱枕給你。到我們專心談談『性』的時間了,亞洲父母這方面總是做得不太好。」 馬修飛快將抱枕塞進尼莫懷裡,以免他拿別的目標練拳腳,例如自己。 「這有什麼好談的?」尼莫瞪他一眼。 「我不是說理論,是除罪化,隨便聊聊,別把這種小事當成上警局作筆錄或出庭答辯好嗎 ?」馬修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然後擠到尼莫旁邊。 「你就這樣帶著衛生紙躲在棉被裡解決?像小孩子一樣。連上網找材料都沒有?」馬修一 想到那些沒出現在監視器裡的畫面,拚命忍住笑意,一本正經地發問。 「這是誰害的?就是你!」尼莫所有資訊處理工具包括光碟播放機都被格林集團徵用為超 英工作裝備,裝了一堆黑科技確保不被敵人滲透,誰敢用公司電腦找配菜?尤其你的金主 光明正大開你信箱逛你瀏覽紀錄,直接拿來當生活話題和任務參考! 「幹嘛那麼討厭被我知道你的性癖,來交流嘛!又不是沒告訴你我的愛好,是你不聽!你 一直保密這樣子我覺得不公平!」 「你的性癖乏善可陳,浪費我時間,超過一定水準以上的對象你皆可,還很享受。」尼莫 倒也沒說錯。覺得馬修是在開玩笑嗎?就跟所有男人一樣,他肯定有隱瞞更深的怪異癖好 ?不,當真沒有。 這部份尼莫感覺得出馬修沒說謊,主要是首富人生太豐富了,老早就在從事很多超越變態 性愛的瘋狂計劃和冒險活動,性喜好方面他反而是很正面且容易滿足的異性戀,當然首富 超規格的外表體力和財力能讓雙方獲得良好體驗也是主因之一,而且花花公子的閱歷遊戲 絕不傳統單調。 「剛認識時就告訴你我是博愛主義了!不同種族文化年齡性格的女性各有魅力風情,只要 不犯法,沒有道德問題,雙方互有感覺,我都願意接受挑戰。」馬修一臉真誠陶醉。 「我一樣欣賞享受她們的魅力風情,但不會因此想真的上床。」尼莫精神上也喜歡各式各 樣的女性,甚至包括二次元。 「老實說,你就是懶惰又怕麻煩!才幾歲人就這樣!女人又不會在床上吃了你!」首富觀 察尼莫很久了,忍不住批判道。 「要你管!還有這世道難說!你沒資格講吃不吃這句話!別人想吃你只會被噎死。」 「你說討厭和不熟的人做,那性幻想對象一定是熟人了!別不好意思!想想又不犯法!男 人都這樣!不用擔心我介意,是不是安琪?她是挺辣的,而且你們又是同鄉,我有想過你 不喜歡其他膚色人種。」馬修湊近盯著尼莫的眼睛,唉,可愛的台灣人。 「你是在安琪那邊失言太多次,也想抓我話柄對吧?」尼莫警戒地看著首富。 「我們現在處在嚴肅的醫病關係對話裡,我沒那麼卑劣到錄音!你不相信我,也要相信自 己的脾氣!我不想再被你冷暴力了。」馬修故意又用肩膀頂了下尼莫。 「那麼,答案是不,我不意淫戰友,那很怪。」 「你怎麼那麼挑?不可能!你一定在騙我!」 「我玩遊戲的時候,人物畫面裡看起來是女生,背後九成九是男的,我自己也玩女角,就 算遇到真正的女性玩家,通常都是會讓你萎掉的那種。不是熟人都可以。」 「你是不是暗示安琪讓你萎掉了?她上次隔著面紗親你不刺激嗎?」 「硬了,拳頭。害我想到你以前把我銬起來那次,我不喜歡這種玩笑。」 「……好吧。人各有所好。」首富聰明地迴避會引火燒身的話題。 「尼莫,你激起我的興趣了,光靠想像就能射,你肯定想出特別刺激的題材劇情!有沒有 我的參與?」馬修環住尼莫肩膀,還好話題應景的時候尼莫不反對一點肢體接觸。 「沒有,會很掃興。內容恕不公開,不評論相關問題。」 「小氣!你難道不知道我最近多麼孤單寂寞?分享一點材料讓我解決生理問題時更省時省 力不好嗎?我們是同病相憐的夥伴啊!」馬修也有自己的困擾。 「沒交往對象不代表沒有一夜情,少來這套!你認真想瞞過夜對象,媒體根本無從發現, 再不然也會第一時間被封口。」尼莫反駁。 「你把女方當死人嗎?」馬修沒好氣地說。 「死人還能通靈託夢,但我相信有職業道德的女性加上足夠禮貌的支票會讓對方永遠安靜 ,也說不定是老交情的朋友,偶爾重溫舊夢,但不想束縛彼此。」尼莫認為這種玩法不用 世界首富,經濟獨立的男人就能辦到了。 馬修不是苦行僧,但他會分事態輕重,對世界首富兼排行榜第一超英來說許多事情遠比性 愛和戀愛關係重要,必要時都可以插隊,這點尼莫非常有同感。 「這一年我幾乎沒找女人,一夜情也沒有,你以為超能力不會影響這方面?所以看你這麼 健康我才高興啊!」首富自爆了。 尼莫往後躺,枕著馬修的肩膀,深深表達他的無語望天。 馬修的雞婆是變相發出求助訊號嗎? 「說起來你已經三十五……不對,應該三十六了……之前你總是不停交女朋友,但不像流 星雨事件前玩那麼大了,最近幾個月還不斷破單身時間記錄,該不會是……」再者交往不 代表發生關係,安琪就是個血淋淋的例子,尼莫認真地思考起來。 馬修敏感地抗議:「什麼?不是!別胡亂猜測!勸你不要小看我的睪固酮哦!我硬起來連 自己都怕!」 「這種說法很像做賊心虛,你自己品品。我想表達的是,你年齡歷練也過一個坎了,會不 會是以前玩法膩了,想追求更穩固的特別關係?本來想誇你定性變好。」虧尼莫還幫他正 向思考,事實證明根本浪費腦細胞。 「這樣哦?沒錯!我就是!快繼續誇我!」沒想到尼莫竟然會口吐甘霖而非岩漿,首富感 動得將他勒得更緊了。 「你都承認有睪固酮就夠了,隨便啦!」尼莫用力打了好幾下才讓馬修稍微鬆手。 「你不懂,為什麼你不懂呢?這真是個好問題,跟我一起健身也沒反應的晚熟小朋友,這 和性取向無關,男人在激烈運動和雄性競爭時常常會起點反應,是等同吃飯喝水的重要本 能,為啥你可以這麼不在乎我的存在感?」這也是馬修經常感到奇怪的地方,多年來媒體 公認馬修‧格林的吸引力不分男女,甚至一堆直男和蕾絲邊願意為他打破性向樊籠。 馬修‧格林獨一無二,不只因為他的頂級外表與財富權力,還包括天才頭腦與各種驚動世 界的歷史性創舉,造就無數幻想的花邊新聞,這一切都被揉合在他不吝於對外展露的複雜 魅力中。 「是你對男人的見識太淺。」尼莫回道。 「這話我可不能當沒聽到,你從哪學到『很深的』見識,你不是斯多葛派異性戀嗎?」馬 修就知道,這個小廚師兼小刺客總能發出驚人之語。 「網路討論。人在匿名網路上更容易吐露真心話,退一萬步說,哪個男人會對世界首富抱 怨房事不順?這一點你的情報源比你的社畜手下還遜!他們至少跟朋友小酌時還會聊床上 是非。」 尼莫追加打擊:「就算有伴侶的男人,對象沒意願或身體不合拍,常常還是覺得自己來比 較舒服,單身狗色情片看太多,真的交到女朋友時反而因為撸過頭喪失敏感度又養成不切 實際的異性觀念對真人幻滅。本能歸本能,不喜歡真人社交是現代男女文明病,單純對性 沒需求的族群也佔一定數量,男人是複雜的動物,馬修。至於女人,你的雜誌封面再帥, 比不過人與人之間真實邂逅,大家會找真正能吃的食物填飽肚子,有的人看小說玩手游就 飽了。」 馬修竟然被難住了,只能說尼莫真的很能嘴。 「但我是馬修‧格林,全世界媒體直接用我的名字區分其他有錢的花花公子,我懂各行各 業,裡面剛好很多男的,他們主動想懂我。」金眼男子挺胸說出客觀事實。 「而我是尼莫‧凱普頓,各行各業在網路上主張自己是男人的案例分享,我看多了想不懂 都不行,大家都有本能和生活無法協調的痛苦,你欠缺時間和隱私來普及樣本經驗,戰報 只限金字塔頂端少數,這些人放到公園會被當成珍禽異獸,絕大多數都是來跟你應酬拉關 係,不能代表廣大人民群眾心聲。所以你還是見識不夠,少給我偷換概念。」尼莫嚴苛地 戳回去。 「欸,我本來就不是很想懂男人,光搞懂你一個就害我累得夠嗆了。」馬修使出賴皮大法 。「再說我辛苦一整年幫助你變得更健康了!不能否定你的眼鏡蛇機動有我的一份功勞吧 ?」首富空著的左手比了個九十度拉抬動作。 尼莫爆了條青筋:「正經說話,不然我要去做隨機定向越野訓練了。」 「一對一交往有助於深度與廣度體驗,我偏好認真品味某個年份的經典特色酒,不過偶爾 狂歡雞尾酒派對也有不同樂趣。我的確喜歡每個女伴,另一方面是親密行為讓我有人類的 感覺。但變身成利維坦次數不斷增加後,有個小小小小的後遺症……」馬修左手手勢一換 ,用大拇指和食指半圈出一個C字型。 「別告訴我,你重要的寶劍變形或長出鱗片了。」尼莫後悔沒在半小時前先吃顆止痛藥, 現在剛好發揮藥效抑制頭痛。 「真那樣還只是小事,我擔心自己過度興奮,把親密對象撕成片片或咬斷脖子之類。」馬 修語氣平平的陳述。 尼莫啞然,他沒想到是這個答案:「……的確該小心點避免失控。」 馬修愈發委屈道:「總不能要我連在床上都做慈善!浪費的演戲時間和那點運動量,我還 不如去健身或自己撸!所以我也這麼做了!就像你說的,男人很複雜,不能投入要怎麼享 受?」 尼莫不得不抱胸翹腳替他出餿主意,通常這種低級討論只會出現在網路鄉民閒聊區幹話中 ,比如超人體內射精時對象是否有生命危險之類,尼莫沒想到某天居然要和世界首富坐在 一起認真研討頂級超英的性愛難題。 「既然可能對活人有危險,你還是委屈點用玩具湊合,可以買品質最頂的性愛娃娃或者改 造武器等級的生體機器人更耐用,搭配格林集團AI控制的萬能虛擬實境?」 馬修定定凝視著尼莫,彷彿控訴著你怎麼忍心?尼莫乾咳一聲安慰道:「大家都是這樣過 來的,有個杯子就不錯了,起碼你還用得起完整人型和劇情設定,只是釋放壓力就別在意 太多了。」 「就是弄壞了我才怕!你以為像我這種程度的超能力者沒變身時還會是普通人身體嗎?就 連你,雖然不是變身系,但超能力覺醒後身體能力也不同凡人了!而且虛擬實境騙不了我 們這種有戰鬥經驗的超能力者,本能就感應出身邊很空虛,還不如乾脆在腦海專心想像。 」馬修向來勇於親自實驗,直接回答尼莫性愛娃娃計劃失敗,不過他們還能想到一起去, 可見是有默契的。 「很多事情實際體驗後就知道沒那麼舒服有趣,害我少了很多幻想樂趣,另外一些太過變 態小眾的玩法我沒興趣,我很在意雙方都能自由快樂享受的前提。」世界首富講這段話不 僅不會激起同情,只會累積更多仇恨值。 尼莫殘忍的說:「那你還是樸素地用手解決或乾脆憋著吧!事情一多就會忘記了。」 「我也想過鬆弛有度的生活,不能全部,起碼給我一小片也好。尼莫,跟你強調過這事對 男人身心健康真的很重要。」馬修將臉孔埋入尼莫肩窩,趁機蹭了好多下。 「你在幹嘛?」尼莫對首富出現謎樣騷擾動作開始不悅。 「吸收你的性冷淡,我很需要,還有分享共業。」馬修說完被尼莫揍了兩下側腹,仍然不 肯鬆開獵物。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尼莫引用諺語。 「我也不是真的很想戴啦!不戴容易死,只好勉為其難戴著。」被尼莫抓住頭髮扯開臉的 首富說。 「好,我聽你抱怨完了,繼續工作,你忙你的,我忙我的。警告你三秒內鬆手,不然我很 樂意用物理幫你解決欲求不滿的問題,剛好我也不是普通人身體,打到讓你該邊需要冰敷 的程度應該辦得到。」 馬修:「尼莫,你是魔鬼!」 「你又不信宗教,罵這個有意思嗎?」兜帽超英抽出琉球釵,首富瞬間收手,反應能力一 流,沒變身前對上打定主意用超能力動手的尼莫,首富只有趴下認輸的份。 這時尼莫還不知道,馬修已經給了他關於高層機密任務線索,也是釀造超能力者巨大悲劇 與怪獸登陸的關鍵原因。 ※※※ 作者的話:下一回又到了尾聲,可能稍微寫點正經內容拉回來吧?本來想著這章就要結束 第四集了,結果垃圾話一發不可收拾,字數爆炸,但想起每集好像都有尾聲的傳統,應該 也是要製造一下懸念。 -- ___________________ | | | 風暴荒野 http://laterne.pixnet.net/blog | | | WORK BY 林賾流 巴哈小屋 搜尋筆名林賾流  |___________________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tw-site.org.tw), 來自: 1.169.31.9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tw-site.org.tw/CFantasy/M.1701494415.A.DDD